當前位置:首頁  >   新女學  >  玫瑰思語

“軍閥姨太太”標簽:歷史觀與性別觀的雙重誤導

作者:劉天紅  來源:中國婦女報  發布時間:2019-08-21

· 閱讀提示 ·

近日,某視頻網站發起“軍閥姨太太”梗,參與者眾,也引發網友討論。本文作者認為,在“軍閥姨太太”的標簽之下,以打破“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基本原則的方式展現“女性美”顯示出自娛者的無知與淺薄。此話題發起者及參與者所展示出的淺薄、扁平、刻板的歷史觀念也值得反思。本文作者認為,“軍閥姨太太”一類的鬧劇應該杜絕。今后,話題發起者應承擔篩選話題的職能,視頻發起網站更負有監督之責,應主動倡揚先進性別文化,引導受眾獲取更豐厚鮮活、貼近歷史原貌的歷史資源。

■ 劉天紅

近日,某視頻網站發起“軍閥姨太太”梗,參與者紛紛曬出身著旗袍,擺出各類造型的視頻,伴以動感的背景音樂,并配以類似“在民國,我能當第幾房姨太太”的解說。此梗獲得廣泛參與,并引發網友討論。展現女性美并無不可,但以“軍閥姨太太”為標簽來展示女性美,則不僅違背得之不易的女性獨立自主地位,也使民國時期真實、嚴肅的性別話題與女性形象被遮蔽。發起此梗的網絡平臺并未盡到倡揚先進性別文化的社會責任,導致娛樂偏離了底線。

“軍閥姨太太”梗違背“一夫一妻”基本原則

進入現代社會,多元化的女性美被普遍認可,“軍閥姨太太”梗單從視頻來看,其中的女性形象大膽、奔放,并無不可。但發起話題的網絡平臺,讓參與者在“軍閥姨太太”的標簽之下展現“美”,卻讓人錯愕不解。

依基本常識可知,“軍閥姨太太”大多出身悲苦,迫不得已為奴為妾,有些“軍閥姨太太”甚至是被軍閥頭目擄掠而來,她們的尊嚴地位、婚姻自主、人身權利,甚至生命安全都難以得到保障。這樣處處不得自主的人生又有什么值得欽羨呢?在女性受教育程度逐步提高、女性勞動參與率位居世界前列的當下,卻依然發出“我能做第幾房姨太太”的設問,豈不讓人氣惱?

持“視頻不過是女孩兒自己開心一下,沒必要上綱上線”,認為自己“不過是在cos軍閥姨太太的影視形象”觀點者,或許仍沉浸在娛樂的狂潮中而不自知。殊不知,任何娛樂都有限度。愛美、展示女性之美沒有錯,懷念民國風格也沒有錯,但以打破“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基本原則的方式,標榜創意與個性則顯示出自娛者的無知與淺薄。這違背了無數為爭取女性獨立自主奮斗犧牲的先烈的遺志;甚至也傷害了被消費的、歷史上身世飄零、命途多舛的“軍閥姨太太”群體。她們坎坷的人生際遇在近一個世紀后沒有得到同情與理解,反而在網絡大潮中成為娛樂者自娛、自欺的談資,豈不是一種悲哀?

錯置的民國女性想象與被扭曲的歷史

話題參與者以為擺出妖嬈身姿、抹上烈焰紅唇就可以穿越成為民國時期的美人“坯子”,成為軍閥們“獵艷”的對象,這折射了一種對民國時期女性生活狀態的錯誤想象。

確實,在民國電影、名人軼事、月份牌、漫畫以及類似《良友》《玲瓏》《婦人畫報》等出版物中,常常可以看到民國時期的“摩登女郎”。這些摩登女性往往有著具體的圖像符號,如高跟鞋、燙發、口紅等。媒介對民國女性的呈現中還常突出其風流趣事,比如諜戰片中香色美艷的女間諜。不可否認,在激烈變革的民國時期,伴隨對傳統女性形象的批判,在上海等地也涌現出一批活躍在影視界、交際圈中的所謂“摩登女郎”,但這遠不是民國時期女性生活的全貌。

正如有學者研究發現,“民國時期,單一角色的家庭主婦仍然是女性中最普遍的身份。”加之生逢亂世、經濟發展水平低下,普通女性的艱難生活可想而知。即便貌似混跡權貴圈的“摩登女郎”也并不如想象中那樣風光,在民國時期這一男權社會中,她們仍時時處在男性的凝視與主宰之下。

在“軍閥姨太太”梗中,話題發起者及參與者所展示出的淺薄、扁平、刻板的歷史觀念也讓人反思,這是一種歷史虛無主義的表現。聯想在近年風靡的一些“架空歷史劇”中,“歷史”被當作一個隨意取用的調色板,為烘托故事主線,隨意篡改、刪減歷史事實。比如備受爭議的架空宮斗劇《甄嬛傳》《如懿傳》等。此次討論中,被一再提及的言情劇《情深深雨蒙蒙》中所塑造的“雪姨”形象在網絡語境下一再反轉,儼然成了“大婆與小三”爭斗戲中的“得勝者”,在此番“軍閥姨太太”梗傳播中更被封為“軍閥姨太太終結者”。娛樂至此,早已忽略了歷史原型人物蔡文娜的悲劇色彩,也忽略了其對命運的反抗。

網絡平臺負有傳播先進性別文化的社會責任

環顧動蕩交疊的民國時期,圍繞女性命運的真正主題絕不是“軍閥姨太太”,而是仁人志士對女性解放的探討與追尋,這些話題涉及禁止女性纏足、推動女性教育、賦予女性政治權利與婚姻自主權利。無數拒絕做男性附庸的女性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逃婚、抗婚,甚至不惜自殺來捍衛婚姻自主。這樣的抗爭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于1954年頒布第一部婚姻法,明確規定“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婚姻自由”才真正結束。

生長在民國時期的女性,其“美”也絕非“摩登女郎”之類可以企及的。在這個新舊變換、政局動蕩的時代,涌現出一批杰出的、富有人格之美的女性。她們極力沖出舊制度的束縛、毅然選擇追求自身發展、追隨自己的信仰乃至為民族大義奉獻犧牲。她們或致力于女性解放,喚起女性覺醒;或遠赴重洋、求取知識、探求服務社會之道;或投身革命、致力于民族解放。這些女性身上所煥發出的熠熠光彩才是當今女性應該繼承與發揚的。

但遺憾的是在此番自娛浪潮中,上述豐富、多元、令人感佩的女性形象卻被“軍閥姨太太”這一對民國摩登女性的錯誤想象所遮蓋;這些宏大嚴肅的社會議題,也都在類似“軍閥姨太太”的娛樂中消解了。

泛娛樂化時代,某些網絡平臺具有極強的解構社會宏大命題、嚴肅話題的能力。倘若這種解構在不違反是非曲直的前提下,確實可以增加話題討論的廣度。但若在涉及底線與原則的問題上,采用娛樂化的態度進行解構則極為不當。

筆者認為,“軍閥姨太太”一類的鬧劇應該杜絕。今后,話題發起者應承擔篩選話題的職能,視頻發起網站更負有監督之責,應主動倡揚先進性別文化,引導受眾獲取更豐厚鮮活、貼近歷史原貌的歷史資源。

編輯:任婕

風尚 更多 >>

愛的藝術 更多 >>

更多 >>人物

環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頂部
11选5稳赚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