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頭條新聞

本報獨家采訪國家最高榮譽獲得者

最深情的表白:我愛你,中國

作者:中國婦女報記者  來源:中國婦女報  發布時間:2019-09-19

申紀蘭:永遠聽黨話、跟黨走

去年,我被授予“改革先鋒”稱號,現在又獲得了“共和國勛章”。我特別高興,這是黨和國家對我以往工作的肯定和認可。但給我這么高的榮譽,我覺得我做得還不夠。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來,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我們國家從一窮二白到繁榮昌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好多方面都走在了全世界的前頭。作為一個中國人,心里感覺非常非常的自豪。

我們西溝的發展也很大。20世紀50年代,我們帶領群眾在干石山上栽的樹,現在也都成了材。西溝還建了香菇大棚、服裝廠,還有潞秀廠、潞麻油加工廠、飲料廠。不但安排了全村的勞力,外村人都來我們西溝打工。老百姓不僅生活越來越好了,還能每年分紅。現在村里還建了養老院,70歲以上的老人中午都能免費吃飯,還能領到養老金,娃娃們上大學,村里還給學費補貼。黨的十九大提出鄉村振興戰略,我們西溝正朝著建設綠色西溝、工業西溝、旅游西溝、現代西溝的方向發展。

這些都是因為咱們黨的政策好!我們之所以取得這么大的成就,歸根結底,就是因為有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共產黨也就沒有人民當家作主,共產黨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

因為黨和人民的信任,我有幸當了從第一屆到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因為自己是人大代表,我就得不斷學習,不斷進步,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為人民服務。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如果不學習,就跟黨保持不了一致,就給群眾辦不了事,我現在每天都要看新聞、抄報紙,學習黨的方針政策,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活到老、學到老,活到老、干到老。這些年,黨和人民給了我很多榮譽,但我覺得自己做得還不夠。我雖然年齡大了,但還能做一些事情,黨需要我,我就要一直干下去!

今后,我還要繼續好好把基層工作干好,和大家一起為實現中國夢而奮斗。永遠聽黨話、跟黨走,這是我一輩子的承諾。

屠呦呦:建設“健康中國”,有我的擔當

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能夠獲得如此重要的國家榮譽,我深感榮耀、倍感振奮。這不僅是授予我個人的榮譽,也是所有醫藥工作者的榮譽,更是中醫藥的榮譽。

憶往昔,我和眾多“523”戰友們60多年致力于研究中醫藥抗瘧,攻堅克難,發現了青蒿素和它的衍生物,解決了上世紀抗瘧治療失效的難題。無論是獲得科研突破,還是獲得國家榮譽,我們都衷心感謝偉大的中國共產黨,感謝這個偉大的國家,感謝這個偉大的時代。正因為生長于此、奮斗于此,我們才有了更多實現夢想的機會,有了更大施展才華的舞臺。

看今朝,一茬又一茬的青蒿“前赴后繼”,奉獻了自己,成就了中國的中醫藥事業。這一過程中,眾多科研工作者投身其中、默默耕耘、矢志不渝,他們是中國科學界的驕傲。

中醫藥學是一個偉大的寶庫,應該發掘出更多有價值的成果,讓它為人類健康造福。我希望青年科技工作者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把中醫藥這一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繼承好、發展好、利用好,在建設健康中國的進程中譜寫新的篇章。

榮譽越多,責任越大,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健康中國”需要我們去踏踏實實地“做”,讓更多醫學科研成果應用到人,讓更多患者遠離病痛,這是每一名中醫藥工作者的追求和擔當。

祝福祖國繁榮富強,祝愿人民幸福安康。

于漪:堅守一個新中國教師的本分

我只是一名草根老師,一名堅持站在基礎教育第一線的普通教師,能獲得國家榮譽稱號,要感謝很多人。

與其說我做了一輩子教師,不如說我一輩子學做教師。我深深體會到教育的生命力在于教師的成長,而教師的真正成長在于教師個人的內心覺醒,我為什么說一輩子在學做教師呢?我就是一直處在這樣的覺醒過程當中。說到底,我就是堅守了一個新中國教師的本分,因為我深深地體會到,教育質量是教育的生命線。我講的教育質量不是幾分,也不是某一個學科的成績,是我們培養的人的質量。我始終認為教育的本質是育人,教育,教書育人,教書是手段,育人才是目的。如果下一輩子還叫我選擇職業,我仍然選擇這永遠光輝燦爛,青枝綠葉的教育事業。

2018年,我將自己這么多年來的經歷匯編成《于漪全集》一書,這本書分為基礎教育、語文教育、課堂教學、閱讀教學、寫作教學、教師成長、序言書信、教育人生8卷,共700萬字。我寫這些東西,不是我本事大,是時代造就的。比如當時沒有教學參考資料,我編寫的書正好順應時代需要。不是我個人有多少想法,是正好反映了當時教育的發展和困惑。因為我從舊社會來,現在我們中國的情景跟過去比,正是我們過去講的“新舊社會兩重天”,所以現在的老師應該要珍惜現在的時代,把每個學生教育好,是教師身上的千鈞重擔。教師們都要有中國立場、世界視野、家國情懷、危機意識,把每個學生當寶貝。人教好了,我們的事業就無往而不勝。我雖然已是耄耋之年,但是我想在這個新時代,我們新長征新出發,我仍然跟年輕的同志一樣,依然有壯志豪情!

郭蘭英:一輩子為祖國、為人民歌唱

我今年90歲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給了我這么高的榮譽。一輩子為祖國歌唱、為人民歌唱,這就是我的美好生活。在舊社會,顛沛流離的經歷,曾經苦難的生活,而自從參加了革命開始了新生活,從那時起,在我心里,黨就像媽媽一樣。所以每次一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這首歌,我就從心底里激動,忍不住想流淚。

1929年,我一出生就因為家庭困難而被送人,4歲進入戲班學戲,什么苦都吃過,好幾次差一點兒就沒命了。可以說,沒有共產黨,我就沒有機會為祖國歌唱,就沒有機會為人民歌唱,更沒有我今天的幸福生活。

是共產黨帶領我們建立了新中國,也給了我新生活。1956年,第一次唱《我的祖國》這首歌時,我從心底感到自豪,感到驕傲,為我們偉大嶄新的新中國,為我們美麗的新中國感到自豪,為人民過上新生活感到驕傲。歌詞就像發自內心的心聲,唱起來就格外地順暢。

當年我給自己做了一身軍裝,一心一意想的,就是參加革命,覺得什么也沒有參加革命好。現在,看到國家日益繁榮昌盛,打心眼里感到高興。

一輩子為祖國、為人民歌唱,這就是我的心愿,是我的美好生活。

一輩子感黨的恩,一輩子歌頌黨,歌頌祖國。這就是我人生的意義和使命。

布茹瑪汗·毛勒朵:在祖國邊境線上刻寫“中國石”

1964年,19歲的我與丈夫托依其別克第一次來到新疆烏恰縣吉根鄉的冬古拉瑪山口,成為第一批護邊員,從此知道了什么是邊境,什么是國家。以前我騎毛驢,好幾個小時才能到達邊境線,現在交通便利,車路暢通,幾十分鐘就能到了。雖然人在一天天變老,但我刻過的石頭“中國,祖國在我心中”依然堅硬。

五十多年來,在巡邊時只要見到大些的石頭能夠刻字,我就坐地刻上“中國”二字,我已經記不清親手埋下了多少塊帶著“中國”字樣的石塊。我愛中國,愛祖國。巡邊的時候,中國、祖國這些詞就像太陽一樣閃著金光,散發著溫暖。作為中國人自豪,為祖國強大自豪,到過邊境的人對這些才會體會更深。

我時常給年輕一輩講述自己的戍邊故事,囑咐他們身處和平年代也要時刻心懷祖國,做好祖國的守邊人。2008年,我的三兒子阿曼圖爾·托依齊拜克加入護邊員隊伍,如今我家已經有7名護邊員。

我清楚地記得第一次刻下“中國”的場景,那天自己一個人在山上,雨勢大得令人害怕,我就在石頭上用柯爾克孜文刻下“中國”,以此消除心中的恐懼與不安。后來得知漢字更易于書寫,我便開始向別人請教漢字的寫法。五十多年來,我就這樣日復一日地在祖國邊境線上刻寫了無數塊“中國石”。

現在牧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小時候,從沙孜村到烏恰縣,先步行,騎馬,后搭乘拖拉機,總共要花費10余天的時間,現在一個小時就到了。如今,鄉里還建起學校和醫院。牧民們住的是抗震安居房,通上了自來水,安上了電燈,肉想吃就吃,摩托車、小轎車隨處可見。這都要感謝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國家的強大。

我做了一個護邊員分內的事,國家卻給了我無上崇高的榮譽,我感到光榮和幸福。我們全家用腳步丈量祖國神圣領土的決心不停,守邊護邊的信念不變,心系祖國的愛國之情不變。始終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

都貴瑪:國家交給的任務就要去完成

我們的新中國成立70周年了,國家要給我頒發榮譽獎章,我衷心的高興。這是黨和政府對我的關心,這是我一輩子難得的榮譽。

在我19歲、自己還是個孩子時,黨和國家把那些孩子交給我養育,我覺得,自己作為國家的主人翁,這就是我的義務。那些年,我沒日沒夜的工作,為的就是讓孩子健康成長。記得有一個孩子,一到我這里就離不開我,每天晚上都要在我被窩里睡覺。

我們旗這幾年發展得很好,黨和政府尤其在關注民生,為老百姓排憂解難。現在大家經常聯系,溝通。我也經常和我的孩子們打電話,發微信,什么時候想和哪個孩子聊,就可以撥通手機。我不僅可以和我的28個孩子聊,還可以和他們的孩子們聊。看到他們,我很高興。

1974年,我開始學習婦產醫學技術。那會兒我們這里偏僻,缺醫少藥,很多婦女有難產現象。當時旗里專門派遣一名婦產醫生,計劃培訓我們蘇木里的一些婦女,在一個月內教授接產技術。我做婦產接生工作,一直做到20世紀90年代,沒有出現過事故。

養育孩子、為婦女接生,這都是國家給的任務,我就要去完成。這也是我最美的回憶,我感到很自豪。

樊錦詩:秉承“莫高精神”,用心守護民族寶庫

這份沉甸甸的榮譽不只屬于我個人,它應該屬于一代代守護敦煌莫高窟的前輩和同事們。新中國成立70年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莫高窟得到了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迎來了文物事業發展的春天。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按照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物保護傳承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一代代莫高窟人秉承堅守大漠、甘于奉獻、勇于擔當、開拓進取的“莫高精神”,在文物保護、敦煌學研究和弘揚傳承敦煌文化藝術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績。這份國家榮譽,是對莫高窟人薪火相傳的這種“莫高精神”的肯定,作為敦煌研究院的一分子,我感到榮幸!也為自己在有生之年能為莫高窟做一點事感到欣慰!莫高窟的保護、研究、弘揚事業是需要一代代莫高窟人繼承下去的,這份事業關乎到我們祖國優秀文化遺產的繼承與發揚,是我們國家文化自信之源。敦煌研究院有責任守護好這個民族文化遺產寶庫。我現在已經退休了,榮譽只能代表過去,但我仍然希望能力所能及地繼續為莫高窟做點事,同時也希望年輕一代的敦煌研究院的同事們能繼續秉承“莫高精神”,用心珍惜這份事業,保護好、研究好、弘揚好祖國的文化瑰寶,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貢獻力量!

伊莎白·柯魯克:我104歲了,我是見證者和參與者

我1915年出生于四川成都,我的生活從此與中國密不可分。被授予友誼勛章,這對我來說是莫大的榮譽。我今年104歲了,我一生中大部分時間都在中國度過。我的三個孩子都出生在這里,在這里成家立業。就在今年,我的兩個出生在北京的重外孫女六歲了,開始在當地的公立學校上學,還是免費的!而中國所有的學齡女孩都有權享受這個!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中國很少有女孩能上學!不僅如此:有的女孩還會被賣給別人作童新娘!那時婦女的地位是多么低!

新中國成立前夕,我在晉冀魯豫邊區看到了婦女是如何被動員起來并積極參與土地改革,如何高高興興地送她們的兒子參加解放軍。我知道,新中國成立后通過的第一部法律是婚姻法,使許多婦女擺脫了壓迫性、包辦婚姻。同時,根據新中國憲法,男女是平等的!一百年來,我見證了中國的許多變化,看到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進行英勇斗爭,看到中國婦女的地位有了很大的提高。我不僅看到,還參與了這一偉大的社會變革——這讓我感到無比榮幸!

我很高興,自己是中國和世界人民之間友誼不斷進步和發展的見證者!

編輯:肖婷

風尚 更多 >>

愛的藝術 更多 >>

更多 >>人物

環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頂部
11选5稳赚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