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婦聯

云南金花調解室:將民族文化和司法實踐創新融合

作者:禹燕 周玉林  來源:中國婦女報  發布時間:2019-08-07

“金花調解員”段六麗(左三)、曾從康(左四)走進轄區村委會,與村委會干部共同調解村民糾紛。

在喜洲法庭小院,“金花調解員”段六麗(右二)、曾從康(右四)與法官一道與當事人交談。

■ 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

記者 禹燕 周玉林

喜洲,位于云南省大理州大理市,是一個有著千年歷史的白族文化名鎮,茶馬古道與南方絲綢之路在此交匯,電影《五朵金花》也在此拍攝。多年來,“金花”已成為勤勞、善良、勇敢、智慧的白族女性的代名詞,如今,一朵新時代的金花又在喜洲綻放,這就是“金花調解員”。

近日,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記者來到大理市人民法院喜洲法庭,一睹“金花調解員”的風采。

走進喜洲法庭,映入眼簾的是白族建筑照壁上“公正廉潔為民”六個大字,在藍天白云的映襯下分外醒目。先后被最高人民法院評為“全國法院先進集體”“全國法院系統人民法庭工作先進集體”的喜洲法庭,現任庭長是年輕的李瑜,談起創立“金花調解室”的初衷和取得的成效,她的喜悅與自信溢于言表。

誰能成為“金花調解員”?

喜洲鎮人口15萬,白族人口約占90%。白族人民有濃厚的文化底蘊、悠遠的民風民俗、豐富多樣的語言;同時,白族群眾有“恥訟”的風俗習慣,而受傳統文化的影響,也認為“家丑不可外揚”。“審判工作需要我們能動地解決糾紛、化解矛盾、促進和諧,因此,將法律與當地的民風民俗相結合,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李瑜說。2012年初,結合喜洲的地域特點,也為了發揮“金花”的獨特作用,喜洲法庭把當地民族文化和司法實踐結合推進,成立了大理州法院系統首家基層法庭調解室——民族特色十分濃郁的“金花調解室”。“這個調解室的成立是推進多元化矛盾化解機制的重要創新,把矛盾糾紛化解在基層,把司法公正樹在基層,把司法服務延伸在基層,這也是‘楓橋經驗’在新時代、在喜洲這個千年古鎮的一種延續和發展吧。”李瑜表示。

那么,誰能成為“金花調解員”呢?談及遴選標準,李瑜說,“金花”首先要熟悉法律政策,同時要通曉白族語言、知曉民風民俗。目前喜洲法庭有兩名“金花調解員”——段六麗和曾從康。她們身著白族群眾喜愛的民族服飾,說著白族群眾熟悉的民族語言,一下子就拉近了與當事人之間的距離。特別是在處理婚姻糾紛時,當地婦女往往不愿跟法官講述自己的境遇,因為覺得法官是“外人”,而“金花調解員”卻被她們視為知心姐妹。在喜洲,離婚糾紛往往涉及彩禮去向不明、彩禮數量不明等問題,法官們在調處婚姻糾紛時,常常讓 “金花調解員”唱主角。她們和當事人平心靜氣地談心、交心、掏心,讓當事人舒心、安心,從而使調解工作更加貼近基層、貼近群眾、貼近民情。

除了白族彩禮糾紛,“金花調解員”謹慎對待的還有白族婚姻中的特殊物品糾紛。白族訂婚必須有銀蛇骨鏈(白族世代相傳用銀打造的一種服裝飾品)、玉手鐲、耳環、包頭(一種白族頭飾),這些物品對于白族婚姻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而離婚案件在處理共同財產時,根據白族的習慣,祖傳的物品一定要歸己方所有,否則一起普通的離婚糾紛往往可能使得兩個家族劍拔弩張。因此,“金花”在處理這類案件時都很慎重,盡可能地從本民族的生活經驗出發來解決涉及民俗問題的糾紛,最終達到案結事了人和。

“金花調解室”調解率達100%

“金花調解室”成立至今,所受理的案件全部調解結案,調解率達到100%。李瑜自豪地說,注重把調解貫穿于庭審前、庭審中、庭審后各個環節,是喜洲法庭通過“金花調解”不斷完善訴訟調解機制、調解優先、調判結合的一個重要舉措。

采訪時,記者見到了剛剛和當事人溝通完的“金花調解員”段六麗,身著白族服飾的她美麗大方、語氣溫柔。當記者問及她當“金花調解員”的感受時,她說,作為白族女兒,能夠以自己所學的法律專業知識,為轄區群眾及時調處化解婚姻、贍養、撫養、相鄰等糾紛,拉近法律和群眾的距離,把矛盾化解在基層,用公正司法、司法為民促進民族團結,把法律規范、政策引導和情理感化融為一體,很有成就感。

以柔性引導,以理性疏導,是“金花調解員”的“秘籍”。近年來,農村因建房而產生的相鄰糾紛十分常見,“金花調解員”會適時介入。2012年12月,喜洲法庭立案受理了灣橋村趙某因新建自家房屋與鄰居楊某發生糾紛一案,承辦法官帶著“金花調解員”分別到兩家了解情況,起因是趙某建房時把衛生間對著楊家的堂屋,爭執中趙家人還打傷了楊某之子。原來,按白族的風俗和建筑慣例,堂屋是白族房屋的主房,位于房屋正中位置,是接待賓客及供奉祖先靈位的場所,在白族人心中具有極為重要的地位,而祖先靈位對著衛生間,被認為是對祖先的不敬。在“金花調解員”的說理開導下,趙某認識到了自己的做法有違風俗習慣,當場表示將衛生間搬到別處,并賠償楊某兒子醫藥費500元。

“金花調解員”的新稱謂

“金花家事調查員”是“金花調解員”的新稱謂,也是“金花調解室”的新職能。李瑜說,此舉主要是針對婚姻、撫養引發的糾紛等家事案件開展調查,將金花調解與家事審判創新結合,更多彰顯家事審判獨有的司法溫情和人文關懷。

據悉,“金花家事調查員”一般會采用以下方式完成調查工作:詢問當事人及近親屬,通過面談交流了解情況;觀察未成年子女與父母的關系,以適當方式征詢未成年子女對于撫養的意愿、態度;走訪當事人所在村(居)委會及所在單位,未成年子女所在學校。通過上述方式,做出書面社會調查報告提交法院。依照法律規定及各方無異議的社會調查報告,法庭會對未成年子女的撫養做出于法于情的“溫情”處理,將因父母離婚對未成年子女有可能造成的心理傷害有效降低,切實保護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成長。

段六麗深有感觸地說,“‘金花調解’工作就像我們大理白族三道茶一樣,頭苦、二甜、三回味,苦樂同在。雖然我們只是眾多人民調解員中的一員,但‘回味茶’便是我們堅定不移做調解工作的動力,以民族文化引領矛盾多元化化解工作機制是一項長期的系統工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也會繼續努力,把‘金花調解’延續好、發展好。”

編輯:袁夢佳

風尚 更多 >>

愛的藝術 更多 >>

更多 >>人物

環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頂部
11选5稳赚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