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女學

提供差別化照護,促進不同女性群體健康

作者:姜佳將  來源:中國婦女報  發布時間:2019-07-16

閱讀提示

健康不平等具有生物屬性和時間屬性,探討女性在不同生命周期的健康狀況和服務重點十分迫切。就女童健康而言,傷害是最大威脅;就中青年女性健康而言,工作-家庭沖突引起的身心損害是主要風險;就老年女性健康而言,超高齡女性長期照顧服務和失能醫療照護是重要議題。針對不同生命周期的女性,應提供適切性健康計劃與照護,全面促進女性的健康服務與生活質量。

■ 姜佳將

健康不平等既有不斷建構和變遷的社會屬性,也有生命體演化特征的生物屬性和時間屬性。如同多米諾骨牌,成年女性面臨的許多健康問題源自兒童期,由此,將時間屬性和生命周期引入,探討女童、中青年女性和老年婦女等女性群體在不同生命周期的健康狀況和健康服務重點就顯得較為重要。

女童群體:傷害是最大威脅

就女童群體而言,傷害是女童健康和安全的最大威脅。世界衛生組織《女性和健康:當今的證據,未來的議程》指出,讓所有女孩有一個公平的開端對于女性健康至關重要,防止虐待和忽略兒童,并確保在幼兒時期提供一個支持性環境,將有助于兒童在身體、社會和情感方面都達到最佳發展狀態。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人口司和世界銀行集團聯合發布的新死亡率,2017年約有630萬15歲以下兒童死亡,其中大部分死于可預防的原因。大多數5歲以下兒童死于可預防或可治療的原因,如出生期間并發癥、肺炎、腹瀉、新生兒敗血癥和瘧疾;相比之下,在5歲~14歲兒童中,傷害已成為少年兒童健康和安全的最大威脅和主要死亡原因,特別是溺水和道路交通傷害。浙江省社會科學院的相關調查顯示,摔落或碰撞事故、被動物抓咬、道路交通事故、家庭暴力、火災或燒燙傷事故、溺水是發生率最高的六大傷害事故。

兒童受傷害的原因主要為道路交通安全隱患、安全知識宣教不足、兒童自我保護意識和能力薄弱、動物/寵物看管不力、家長防范意識低下、難以防范等六大原因。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的相關調查也顯示,課間和放學、放假之后的自由活動時間是最容易發生中小學生傷害的時間,家庭暴力是少兒遇到最多的暴力傷害,城市比農村的安全隱患更多,網絡傷害已成為新的傷害源,睡眠不足已對少兒構成隱性傷害。

雖然目前已有許多被證明行之有效的干預措施,例如兒童汽車安全座椅、電動車頭盔、兒童無法打開的藥品包裝、泳池圍欄、熱水龍頭溫度調節器以及窗柵欄等,但意外傷害依然不斷發生。隨著流動兒童、留守兒童、單親家庭兒童、隔代撫養兒童人數的急劇增長,甚至虐待和性侵幼兒等社會問題頻發,兒童傷害問題日益嚴重化,減少和預防兒童傷害應成為新一輪兒童發展規劃的重要內容。

中青年女性:工作-家庭沖突引發身心損害

就中青年女性健康而言,工作-家庭沖突引起的身心損害是主要挑戰。

隨著全面兩孩政策的實施,工作-家庭沖突必將成為一個亟需解決的新議題,尤其對于生育承載主體——女性來說,職業發展和家庭平衡的矛盾對身心健康帶來的影響和損害將更為凸顯。工作-家庭沖突存在于不同的職業當中,影響著個人的身心健康,帶來焦慮和抑郁、身體不適、低生活滿意度等問題。

而大多來自老年女性的代際支持,也不過是“壓力后置”的假象。當上需照顧老人,下要照顧孩童和配偶,還有繁雜工作需要處理,作為一個家庭的主要照顧者,守望抑或逐夢,這是一個糾結的選擇。若中青年女性什么都要兼顧,那必將如負重的陀螺般,不停旋轉、負重前行。

有鑒于此,應大力發展公共托幼服務,鼓勵營建多種類型的托幼機構。兒童照料尤其是0~3歲嬰幼兒入托,是影響全面兩孩政策真正落地的問題,如何進一步恢復、完善和規范現有的公共托幼服務,是目前需要解決的重點問題;應推廣普及積極養老理念,鼓勵養老和托幼服務功能的融合;積極規范家政市場,促進家庭照顧市場體系的專業化運作;完善促進平等就業的法律法規,推進工作-家庭平衡計劃;倡導“男女共同承擔社會責任和家庭責任”,大力推動性別平等。

老年女性:超高齡長期照顧、失能醫療照護壓力大

就老年女性健康而言,超高齡女性的長期照顧服務和失能醫療照護是社會和政府面臨的重要議題。

在年輕群體中,男性的數量超過女性;而在老年人群中,女性比男性多,形成了“性別螺旋”現象。但社會觀念往往忽略健康的“性別悖論”這一問題——即女性的平均預期壽命雖然長于男性,但她們的自評健康狀況總是比男性差,健康壽命也短于男性,兩周患病率和慢性病患病率高于男性。沃伯魯齊等學者曾將疾病分布的性別差異稱為“疾病之冰山”:看得見的冰山之一角是男性所患之各種致命性的重癥疾病(如心血管疾病、癌癥、肝硬化等),水下巨大的冰山體則是女性所患的大量非致命性的慢性病和急性病(如偏頭痛、貧血、上呼吸道感染等)。

簡而言之,盡管男子平均死亡年齡低于女性,但是女性似乎比男子遭受了更多的健康問題。男子比較容易因感染疾病或遭受創傷而死亡,然而女性則是“帶著病痛活著”。也因為這個原因,雖然中國女性平均預期壽命已經長于男性,但她們的健康平均壽命比男性短,在老齡后期身體機能失能的時間也比男性長,她們晚年的生活往往充滿了貧困、慢性疾病和抑郁,嚴重影響老年女性的生活質量。

世界衛生組織《關于老齡化與健康的全球報告》指出,壽命延長所帶來的好處多少取決于一個關鍵因素:健康狀況。如果人們在延長的生存時間內健康良好,那么他們去做想做的事情的能力就與年輕人幾乎毫無差別。但如果延長的生命中始終伴隨著腦力和體力的嚴重衰退,就會對老人和社會產生更多負面影響,使老年女性群體常處于依附、貧困、社交隔離的生活情境中。老年女性在生理、心理和社會適應方面的需求亟待關注和解決。

此外,隨著高齡老年女性的增加,特別是超過85歲女性常伴有失能、失智的情況,例如老年癡呆、聽覺視覺障礙、交流障礙等日常生活功能障礙和社會適應性障礙,超高齡女性的長期照顧服務和失能醫療照護是社會和政府面臨的重要議題。

綜上所述,女性身處不同經濟社會文化環境、不同生命周期、不同社會群體、不同醫療照護獲得狀況中,加之每位女性扮演多重角色與職責,凸顯女性健康議題的多元化與復雜性。筆者認為,針對不同生命周期的女性,基于不同健康服務需求,應提供適切性健康計劃與照護,并重點關注流動女性、殘疾女性、失能女性等不同群體女性的特殊需求,全面促進女性的健康服務與生活質量。

(作者為浙江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副研究員)

編輯:

風尚 更多 >>

愛的藝術 更多 >>

更多 >>人物

環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頂部
11选5稳赚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