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情感

快遞小哥嫁不嫁?天價彩禮給不給?

年輕人該如何選擇另一半

作者:沈杰群  來源:中國青年報  發布時間:2019-03-21

  95后在春節期間已經被逼婚了!感覺越來越難走進一段感情嗎?2019年年初,民政部發布的《2018年4季度各省社會服務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結婚登記人數為1010.8萬對,同比下降4.9%,這是自2013年以來連續第6年下降。

  兩會期間,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聯合中國青年網打造的談話類視頻節目“兩會青年說”,聚焦青年婚戀話題,為90后“戀愛難”“結婚難”支招。

  為什么會“戀愛難”?大學生楊航說,他身邊同學單身的原因離不開三個字:宅、忙、等。

  “ ‘等’導致單身的情形比較多。”楊航覺得,“無論單身男青年還是單身女青年都面臨這個問題,男生可能覺得不太好意思跟異性打交道,有些害羞;女生可能會有一個擇偶的條件。

  “每個人手上都捧著手機,很多事情都通過手機來解決,減少了人與人之間面對面交往的機會。”全國政協委員、臺盟上海市委副主委莊振文認為,“宅”和沉迷于手機社交導致不少青年“戀愛難”。

  莊振文說,青年不能沉浸在虛擬世界里, “必須要跨出家門”。

  青年之聲婚戀服務委員會副主席顧秀琴也持有類似觀點。“如果有機會還是要走出去,年輕人要有年輕人的激情,去尋找自己的愛情,這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為什么在這個階段不去享受這種美好呢?”她說。

  除了生活方式之外,物質因素是不少年輕人“脫單”的又一大障礙。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黨委書記王義軍認為,在擇偶方面,不同職業、不同層次的年輕人看重的方面不一樣,“一般來說,家境較好的孩子可能更側重志同道合、志趣相投;家里情況差一點的,可能相對會更注重對方的物質條件”。

  王義軍說,北上廣這些大城市里,生活工作壓力大,致使結婚成本高,“結婚買房子、未來養育孩子等,都會讓一些人望而卻步”。他認為理想的擇偶標準是:彼此能夠互相欣賞、互相接納,雙方的文化教育背景、家境不要相差太大。

  在“兩會青年說”節目訪談現場,“快遞小哥”富有博坦言,社會上許多人對快遞員可能存有“偏見”。他說:“隨著快遞員自身素質的提升和行業的不斷規范,各方面早就今非昔比了。我們也是有夢想的,我們用雙手去創造自己的幸福生活,為什么不嫁給我們呢? ”

  富有博已經結婚兩年半了,他用自己的經歷證明,某些偏見不會成為戀愛的絆腳石。

  “我剛開始做快遞員時比較辛苦,女朋友和她的家人也不理解。但我不認為自己做快遞員就低人一等。”富有博說,經過他耐心與女朋友溝通,平時也努力工作,女朋友漸漸理解他,也慢慢說服父母支持他。

  “戀愛難”之后,還有“結婚難”的問題。

  “我建議年輕人在擇偶的時候,不要附加那么多條件。”顧秀琴表示,兩個人要一起奮斗、一起努力,不要對行業、對職業有太多的偏見。

  關于婚姻的“附加條件”,“天價彩禮”恐怕是最熱門的話題之一,年輕情侶尚未步入婚姻殿堂,這段感情仿佛已被“明碼標價”。

  青年演員王媛可在“兩會青年說”中分享了自己結婚時的故事,“我記得兩家人第一次見面,公公婆婆就問,女方這邊有什么要求嗎?我爸爸就說了一句話:‘唯一的要求就是要一輩子對媛可好’”。

  王媛可感慨,自己父母的觀念就是:嫁的是這個人,并不在意彩禮這些東西,“希望看到兒女生活幸福,這是最重要的”。

  “快遞小哥”富有博也在節目中表達了自己對婚姻的看法:“在我們戀愛期間,我對她說過一句話,‘如果你要,如果我有,我全部給你;如果你要,如果我沒有,我會拼盡全力去奮斗’。”

  富有博的這句話讓女朋友很感動,“所以她更相信,錢品不如人品,未來的日子需要兩個人攜手共同拼搏,而不是說靠錢就能買到一個美好的未來”。

  “現在有些年輕人的擇偶標準存在偏差,比如一味看顏值,不會更多考慮對方的人品。”莊振文認為,可以通過大眾媒介等多種途徑,教育年輕人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婚姻觀。

  也有專家認為,年輕人的婚戀并非成長中的一樁獨立事件,觀念的形成在他們成長的前半程已經有跡可循,因此家長應當“有所作為”,與其在孩子長大后不停“催婚”,不如早早給孩子上好“成長課”,比如引導孩子建立責任感、培養孩子自立的生活方式等。

  莊振文覺得,在引導年輕人形成成熟的婚戀觀上,教育工作者也可以多探索,如今一些大學開設“戀愛課”就是很好的嘗試。

 

編輯:陳芊潤

風尚 更多 >>

愛的藝術 更多 >>

更多 >>人物

環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頂部
11选5稳赚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