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權益

違反人身保護令的行為豈能聽之任之

作者:童廣峰  來源:中國婦女報  發布時間:2018-12-05

編者按

在“消除對婦女暴力16日行動”期間,中國婦女報特別刊發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童廣峰法官署名文章。作為有著豐富處理反家暴案件經驗的一線法官,他從人身安全保護令的實施角度出發,闡述了保護令實施中的問題,并提出了有針對性的6條立法建議。

■ 童廣峰

自反家庭暴力法于2016年3月1日起施行后,人身安全保護令作為實踐中發源、立法上認可的強制措施,得到了廣泛的關注。然而,與人民法院發出人身安全保護令“遍地開花”的熱鬧情形不同的是,對于發出保護令后效果如何保障、違反保護令的行為如何制裁,則少有成熟的經驗和成果。

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責任形式

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責任形式主要見于反家庭暴力法第34條“被申請人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尚不構成犯罪的,人民法院應當給予訓誡,可以根據情節輕重處以1000元以下罰款、15日以下拘留。”其中,人民法院可以直接執行的措施包括訓誡、罰款、拘留,這些措施在司法實踐中應用范圍和實際效果不一。

訓誡措施的應用與效果。一般性的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行為,法院應當使用的制裁措施為訓誡。訓誡應當做出筆錄,并由被申請人簽名。訓誡既是制裁亦有警告性質。對于被申請人而言,人身安全保護令裁定本身即帶有警告性質,因此,期待以訓誡對被申請人予以足夠威懾并不現實,但是,訓誡并非毫無其他價值。

因人身安全保護令本身并不能直接作為認定存在家庭暴力事實的依據,通過訓誡予以再次警告的意義在于,通過落實訓誡筆錄,固定了存在家庭暴力的事實,可以在離婚案件尚未作出裁判時,作為認定存在家庭暴力行為的證據,在審理離婚案件時作為裁判的參考,其作用與公安機關依據反家庭暴力法作出的家庭暴力告誡書類似。

同時,訓誡還可以發揮其特有的作用,如反家庭暴力法定義家暴概念之時,將經常性謾罵列為家庭暴力的一種。但在司法實踐當中,經常性謾罵很難被證實,往往憑當事人一句話就可以否認。

如果法院發出人身安全保護令后,當事人再次實施了謾罵行為,法庭據此做出的訓誡筆錄則可作為施暴人實施經常性謾罵的依據。如此一來,對訓誡的妥當適用,可提高人身安全保護令的威懾力。

當然,如果被申請人在訓誡后再次出現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行為,法院不宜再次使用訓誡的制裁措施,對尚不構成刑事犯罪的家庭暴力行為,應采取更加嚴厲的罰款、拘留措施進行制裁,否則人身安全保護令便淪為一紙空文。

罰款措施的應用與效果。反家庭暴力法中的罰款措施額度較小,僅為1000元。在人民物質文化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的今天,除了經濟條件相對拮據的家庭承擔罰款會有壓力外,其威懾力本身并不大,與訓誡措施一樣,更多的意義在于作為認定家暴的證據。對于一些家境殷實的家庭,有的施暴人甚至愿意花上這個代價來換取對受害人實施家庭暴力。

故在采用罰款措施的時候,應與案情相結合,準確適用。一般而言,對于經濟條件相對拮據且處于分居狀態的施暴人更宜采取該項措施。同時,結合案件的實際效果,也可更好反思立法上如何更好地對罰款數額進行合理設置。

拘留措施的應用與效果。拘留是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法律責任中真正具有威懾作用的強制措施。所以,對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人堅決采取拘留措施,對反家庭暴力法的推行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同時,拘留作為限制人身自由的一種方式,毫無疑問應審慎使用。

盡管立法者和社會大眾對人身安全保護令中的拘留措施寄予厚望,但在司法實踐當中,拘留措施可謂用者寥寥。一項停留在紙面上的懲戒措施,顯然談不上震懾效果。

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刑事責任承擔。依照反家庭暴力法第34條之規定,法院對于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行為,構成犯罪的,依法應當追究刑事責任。依照反家庭暴力法,人身安全保護令以裁定的方式作出,那么追究刑事責任,是否適用刑法第313條中的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決裁定罪呢?

依據2002年8月29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九次會議通過的 《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13條的解釋》,刑法第313條的犯罪主體為執行程序當中有金錢給付義務的被執行人、擔保人、協助執行義務人。

而反家庭暴力法中指向的為被申請人,依照“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的原則,應理解為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實施家庭暴力、造成了當事人輕傷以上傷害及死亡等情形的,應依照刑法相關規定追究其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虐待罪等罪名的刑事責任,不應按照刑法第313條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決裁定罪的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絕大部分的家庭暴力都是造成受暴人輕傷以下的損害,不構成嚴重的刑事犯罪,故刑事責任的處罰對絕大多數施暴人亦毫無威懾力和拘束力。

人身安全保護令發放工作的現狀以及存在的問題

家事糾紛中當事人提出人身安全保護令的申請,被人民法院審查通過的概率是比較大的。僅筆者所在的基層法院2017年度即受理人身安全保護令申請57件,其中經審查后發出保護令54件,撤回申請2件,不予準許2件,發出人身安全保護令的數量在湖南省各基層法院中位列第一,在全國基層法院亦屬突出,也因此積累了不少人身安全保護令案件的辦理經驗。

根據案件的回訪情況,盡管大部分人身安全保護令起到了良好的震懾效果,但仍存在少數當事人收到人身安全保護令后繼續實施家庭暴力或公然抗拒人身安全保護令的情形。

經過對回訪情況的歸納整理,筆者總結被申請人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原因和動機如下:一是對家庭暴力的認識不夠,認為家庭暴力僅為實施拳打腳踢的行為;二是長期因無代價、未受懲罰的家暴習慣一時難以改變;三是對法院的人身安全保護令未引起足夠重視,心存僥幸認為不會受到懲罰。從第三點可見,對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行為予以有效懲戒,是執行人身安全保護令制度的基礎。

家庭暴力往往發生在住所之內,固定證據較難,因此,執行人身安全保護令意味著需要時刻行使監督職能,可操作性不強,其執行往往依賴于當事人的自覺,或者依賴于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法律責任的威懾。

此外,人身安全保護令的執行還存在制度銜接不到位、執行主體權責不明確等問題,并且多數問題需要在立法層面予以解決,無法一時解決現實問題。因此,人身安全保護令直接預防家庭暴力的作用發揮還有限。

在現有制度供給和執法環境下,探討如何強化對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行為的懲戒,以充分發揮人身安全保護令的威懾作用,是落實反家暴立法、實現人身安全保護令制度目的之可行途徑。

關于立法上的六點建議

提高罰款的數額上限。建議罰款額度應當依據社會經濟的發展以及平均國民收入的增長進行適當調整,數額應與該措施的懲罰性相匹配,可以考慮調整至與民事訴訟法中規定的對個人妨害民事訴訟的行為處罰額度相同,即10萬元以下。

因罰款是對施暴人個人的一種制裁,故在施暴人、受害人為夫妻的離婚案件當中,罰款不應當從夫妻共同財產中支出,而應當在夫妻財產分割時從施暴人應當獲得的財產份額中予以折抵。

在涉家暴離婚案件中加大對婚姻法第46條損害賠償的適用力度。筆者建議在涉家暴離婚案件中,加大對婚姻法第46條損害賠償規定的適用力度,讓實施了家庭暴力的被拘留審查人在接受訓誡、罰款或因患有嚴重疾病等情形而無法適用拘留措施轉而適用其他制裁措施后,在離婚訴訟中,還需承擔較重的損害賠償責任或過錯方少分夫妻共同財產的責任。

對于判決損害賠償的數額,建議出臺相應司法解釋予以細化,對家庭暴力適用損害賠償的數額應用百分比的形式,與夫妻共同財產及施暴方的收入水平相結合的方式確定。

將申請人書面請求作為制裁違反人身保護令行為的前置程序。建議以立法解釋或司法解釋的形式,將申請人向法庭提交對施暴人進行制裁的書面請求作為對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施暴人實施制裁的前置程序,既符合法院消極、被動裁判者的地位,符合不告不理的原則,有利于發揮當事人的主觀能動性,督促和引導法庭進行制裁,也可以舒緩法庭采取制裁措施的壓力。同時,還可以避免當事人自己不告訴而法庭主動介入的尷尬。

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懲戒措施由法院執行機構執行。在審執分離的指導思想下,作出人身安全保護令懲戒決定的應當是裁判機構,而執行該懲戒措施的應當是法院的執行機構。故在訴訟程序上應當將該項程序予以細化,將人身安全保護令交由執行機構執行,運用其人員和配備的優勢,更好地執行到位。

消除法律沖突,解決拘留收監銜接問題。國務院于2012年4月12日施行的拘留所條例第19條規定:“拘留所發現被拘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建議拘留決定機關作出停止執行拘留的決定:(一)患有精神病或者患有傳染病需要隔離治療的;(二)病情嚴重可能危及生命安全的。”而公安部此后發布施行的拘留所條例實施辦法第18條規定:“被拘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拘留所不予收拘,并出具不予收拘通知書,通知拘留決定機關……(四)被拘留審查的人患有嚴重疾病的……收拘后發現被拘留人具有上述情形之一的,拘留所應當立即出具建議另行處理通知書,通知拘留決定機關。拘留決定機關應當立即處理并通知拘留所。”

可見,該條規定內容與前述拘留所條例第19條有所矛盾。拘留所條例實施辦法第18條的規定,實際上是將行政法規中發現被拘留人患有傳染病、精神病、病情嚴重可能危及生命安全的被拘留人可以向拘留決定機關做出停止拘留建議之權變成了直接不予收拘的權力。

從法律層級來說,國務院發布的拘留所條例屬于行政法規,公安部發布的拘留所條例實施辦法屬于部門規章,部門規章內容違反行政法規的,應不予適用。拘留所條例中僅規定拘留所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第21條之規定,即(一)已滿14周歲不滿16周歲的;(二)已滿16周歲不滿18周歲,初次違反治安管理的;(三)70周歲以上的;(四)懷孕或者哺乳自己不滿一周歲嬰兒的。有權決定不予收拘。按照拘留所條例實施辦法第18條之規定,如果拘留所不予收拘,拘留決定機關應當另行作出處理。

因此,建議盡快解決公安部拘留所條例實施辦法中與上位法拘留所條例相抵觸的條款,使法官在處理家暴案件過程中還原法律賦予人身安全保護令應有的威懾力。

將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裁定行為納入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決、裁定罪。建議以立法解釋或其他合理形式完善法律規定,將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裁定的行為納入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決、裁定罪的范疇,增加威懾力。

只有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法律責任能夠真正落實到位,法律對其規制漸漸完善,以國家強制力為后盾的反家庭暴力法才可能得到真正執行,才能讓更多的家庭暴力受害者得到真正保護,共建和諧美好的生活。

編輯:吳蘇錦

風尚 更多 >>

愛的藝術 更多 >>

更多 >>人物

環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頂部
11选5稳赚软件